這部動漫幾乎所有角色都領了便當,看看「虛淵玄的成名之作《幻靈鎮魂曲》」

moonlord|2019-01-02

虛淵玄這個大名大家應該都聽過吧,只要是他參與的作品,大家大概都知道劇情很有可能是致郁向的了。而今天就來為大家介紹這位愛的戰士的成名之作《幻靈鎮魂曲》。

虛淵玄作為“愛的戰士”,他的出身是galgame劇本作家,而galgame的體裁和“愛”是密不可分的。

在動畫業界,無論是他參與多少集的制作,又或僅僅只是寫了其中幾句對話,似乎只要貼上“虛淵玄”的金字招牌,就可以大賣。

這一方面源于他過硬的劇本實力,另一方面,也與他“愛的戰士”的名號密不可分。只要是他參與的作品,不管作品本身會不會大賣,反正刀片一定會大賣。這位“愛的戰士”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名副其實的,他筆下的那些“治愈”人心的劇情更是讓人心塞。

《幻靈鎮魂曲》是于2000年低調發售的galgame,在這一體裁的作品中是異類中的異類。

這部作品涵蓋美國黑幫的背景、果敢的硬派男主,還有各種根據實地取景繪制的背景圖片、29種不同槍械的詳細介紹等等。這部作品實在不像是一個“美少女游戲”,劇情緊湊,已經沒有太多戀愛戲插入的空間,而且男主的性格非常鮮明,難以令玩家產生代入感。

但是,這部作品散發的才氣還是深深吸引了玩家。從2000年至今,這部作品已經七度重置,可見玩家對其喜愛之深。

2009年,這部作品被改編成動畫,系構由黑田洋介擔任。

他曾執導《Hellsing OVA》、《學園默示錄》和《銃墓》等一票動作片,是個暴力美學的代言人。

故事開始于男主角吾妻玲二的一次美國旅行,因為誤入了黑幫兇殺的現場,他窺見了自己本不該看的影子世界。

一個戴著白色面具的殺手,一步步的逼近他,一聲又一聲的槍響,宛如死神鐮刀在地面上劃過的余音。不過,這個影子世界並沒有將他吞噬。在他與殺手的對峙中,他自身作為殺手的天賦也展現得淋漓盡致。

所以,這個影子世界接納了擁有才華的他,追殺他的少女殺手成了同居的教官。

但是,他卻無法從少女身上感受到一點異性的氣息。她就像自己慣用的左輪一般,可靠、準確又無情。這個少女殺手,是黑幫組織inferno的王牌——phantom (幻靈)

少女的創造者——賽斯.馬斯特對男主進行了洗腦,抹去了他的記憶和過去。

從此以后,他的故鄉、故人一並化為烏有,沙漠中孤零零的一個鐵皮房,和鐵皮房里同居的教官,就是他所擁有的一切。

而“吾妻玲二”這個人,也連同他的記憶一起消失了。

女孩是Ein(德語數字1),他是Zwei(德語數字2),他們不再是獨一無二的人類,而是“誰也不是”的Phantom。

為了任務需要,他們可以扮演執事與女仆,可以扮演翹課外出的學生情侶,但他們比誰都清楚,那不過是演技罷了。本質上,他們沒有“自我意志”。

Zwei的殺手天賦很高,加上Ein的嚴格訓練,短短三個月間,Zwei已經達到了Ein兩年訓練才達到的水平。

他確實是殺手天才,就連現役的海豹突擊隊隊員也不是他的對手。出道后,他的戰果頗豐。在他和Ein的配合下,一夜之間肅清了西海岸所有反對inferno的組織頭目。就連美女上司瑪秋奈對他似乎也情有獨鐘,百般拉攏。

不過,他很快就被卷入了黑幫內部的血腥斗爭中,更多艱難的選擇在前方等待著他。

《幻靈鎮魂曲》的劇情緊湊,在美國黑幫管理的影子社會下,既有互相傾撒子彈的武斗,也有殺人于無形的智斗。

整個故事看下來十分完整,沒有破綻也沒留下疑問,人物行動合情合理,智商在線。拔槍對射的時候絲毫不留情面,互相算計的時候也是無所不用其極。

而那些被Inferno吞並的黑幫,無疑處于地獄之中。

盤踞在米拉尼廣場的黑手黨頭領,一直堅持不讓毒品交易染指他的地盤。

遠渡重洋而來的日本梧桐組組長,為了清算兄弟的血債撕毀了唾手可得的盟約。

黑幫,也不過是弱勢者的抱團取暖。為了保護彼此、保護自己,他們聚在了一起,成為彼此的兄弟和家人。這樣的關系固然有人情味,但是,遇上Inferno這群不擇手段的野心家,他們也只會被安排得明明白白。他們依賴著刀和子彈,但是刀和子彈從來都只能用來破壞,什麼都保護不了。

Inferno中的野心家同樣也活在地獄里,為了向權力的巔峰攀爬,他們彼此之間毫無信任可言,相互算計,甚至相互陷害。

每個人都在屍山血海的地獄里,踩著他人冤死的屍體爭相向上爬。上一秒還舉杯言歡,下一秒就刀槍相向,如此之事比比皆是。

他們的功名利祿,都建立在其他人的累累白骨之上。

這樣的輝煌,又怎麼可能長久?

就比如瑪秋奈,白手加入inferno,精明的她靠著自己的計謀與美色打下一片江山,可下場卻還是令人唏噓。

她坐擁一方大宅,有最強殺手Zwei作為心腹,還成功殺死了自己的仇家,坐上inferno二把手的位置。可是,機關算盡,反誤了卿卿性命。

她終究不是馬斯特那個老狐狸的對手,被她拋棄的人卷土重來,她的所有權勢頃刻間飄散如煙。被inferno認定為叛徒的她,最后所擁有的,只有摯友賜予她的無痛苦的死亡。

而在這一幅無比真實的影子社會眾生像中最大的虛構,就是男女主角——phantom。

他們是無敵的殺手,戴著歌劇演員的面具,在各種場合間靈活穿梭,收割“目標”的生命。

他們可以千里之外,一顆子彈準確的取下目標的性命。也能在犯案現場跳著華麗的死亡華爾茲,留下一地彈殼、一片驚叫和目標冰冷的屍體。

他們甚至能假扮戲劇演員走上舞臺,在聚光燈下掏出一把自動步槍,在看臺上的目標還沒反應過來之前,呼嘯的子彈就已經把他打成了篩子。

這樣的殺手是不存在于現實的,也正因如此,他們的稱號是“幻靈”,是本不該存在于這個世上的鬼魂,是只能活躍在戲劇中的傳奇。

因為記憶被抹去,連帶著他們作為人類的名字和感情也被抹去,只被賦予了“Ein”和“Zwei”這樣冰冷的代號。看上去,他們風光無限,每天都能活得像007那般,酷炫而帥氣。

可是,他們可以殺死這世上所有的人,卻殺不掉自己的命運——作為inferno的獵犬、槍彈和殺人機器的命運。

他們並不是天生的殺手,在被馬斯特洗腦之前,他們都有自己的人生,還有一個可以容納自己的故鄉。但是,在他們成為“phantom”之后,這些原本可以寄托情感的東西,全都不存在了。

他們的記憶被抹消,故鄉的痕跡不再,地獄一樣的訓練折磨他們的軀殼,殺人的罪惡感也在不斷的折磨他們的心靈。

在這樣的無間地獄里,就連思考都顯得那麼痛苦。瑪秋奈為了拉攏Zwei,偷偷給他看了他以前的護照,讓他回想起了作為“吾妻玲二”的人生。

但是,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。

他的手上沾滿了鮮血,即使他能想起自己的故鄉、自己過去20多年的人生,也再也沒辦法回去了。

能容下劊子手存在的地方,就只有這個inferno。他早已不是“吾妻玲二”,他是“任何人都不是”的亡靈Zwei。

《幻靈鎮魂曲》中的每一個角色,都處于地獄之中。

很不幸,他們還剛好身處老虛腦內的地獄中,等待著他們的命運只有“死亡”二字。在這部作品中,你能喊得上名字的所有角色,最后幾乎都領了便當。

然而,即使身處注定悲劇的命運上,劇中的這些角色依然拼盡全力,無悔的活過一生。

正如Zwei的美女上司瑪秋奈所言:命運是固定的,但是我們可以決定的是,在這條固定的道路上以多快的速度奔跑,這樣,我們就能去到任何想要去的地方。他們在既定的道路上拼命追尋的模樣,讓這部充滿了悲劇的作品,看上去竟是如此的浪漫。

**接下來的內容會有劇透,不喜歡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最下面哦。

雖然Zwei已經無法回到日本,也無法回到自己過去的日常中,但取回了記憶的他,依舊選擇作為“吾妻玲二”而活著。

明明作為Zwei活著要輕松很多,這樣就可以把殺人的罪業全部推給組織,自己只去充當一把槍。一旦作為玲二而活,他就必須清醒的行走在這無間地獄里。

但是,命運並沒有嘉獎他的覺悟,還兩度和他開了殘酷的玩笑。

他與Ein約定過,要帶她一起找回屬于自己的人格,一起回到她夢中的那片藍天之下——那是她已經被抹去的故鄉回憶。他還給她取了個新的名字“Ellen”,不是作為phantom,而是作為人類的名字。

怎料陰差陽錯間,Ein被他親手擊中,跌落海中。

萬念俱灰的他留在了Inferno,成為瑪秋奈專屬的Phantom,繼續著殺手的生涯,繼續清醒的行走于無間地獄中。反正,那個誓言已經不可能再實現了,因為Ein已經死了。

為了袒護一個目擊了兇殺現場的女孩凱爾,他在Inferno的老大面前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了個謊——他說,自己在女孩的身上看到了作為“殺手”的可能性。

凱爾是他在這地獄中的唯一一道光芒,而她也迷戀著身為殺手的他。他明明不想把凱爾帶入他所處的地獄,但是凱爾卻執意要過來陪他。

她知道,玲二已經無法回到正常的世界了,若想要留在他身邊,她只能自己踏入地獄。

命運又一次和他開了殘酷的玩笑,瑪秋奈的陰謀曝光,他也被認定為叛徒。

他趕回小屋,想帶上凱爾一起逃亡。他承諾過的,要永遠留在她身邊。可是,一陣巨大的爆炸卻把他所有的希望炸得粉碎,他又一次沒能履行自己的約定。

你以為這就結束了?更殘酷的玩笑還在后面。

首先,Ein並沒有死,這一次她和他的立場剛好互換,她奉Inferno之命來追殺他這個叛徒。

不過,結局卻是一樣的。Ein之所以還在為馬斯特戰斗,只是為了活下來見玲二一面。

“也許正是因為有你存在,這個世界對于我來說才不是地獄。”

匕首從兩人手中滑落,在他們共度了許多時光的舊倉庫里,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,一同踏上了逃亡之路。

他們一起在玲二的故鄉日本隱姓埋名生活了兩年。這平靜如夢幻的大學生活,也被Inferno的追殺打破。

而前來追殺他們的不是別人,正是凱爾——她現在已經成了第三代Phantom,“Drei”(德語數字3)

兩年前,只要玲二在自己的小屋前多停留一會,他就能遇到外出回來的凱爾。

可是,身為殺手的警惕性讓他沒有這個余裕,而回到廢墟的凱爾在雨中等了他三天三夜,等來的卻是馬斯特。她恨著玲二,恨著他這個拋下自己跟別的女人一起逃走的男人。

所以,她向玲二發起了決斗——音樂時間一結束,就拔槍對射。

清澈的月光透過彩玻璃打在兩人的身上,空曠的教堂里,熟悉的曲調回響著——那是他送給她的懷表里藏著的小八音盒發出的音樂。如果他們以另一種方式相遇,會不會現在已經遠走高飛了?

可是,命運從來不會給人做選擇的機會,一曲終了,凱爾香消玉殞。

但是,在生命的最后還能獨占玲二,于她來說已經足夠幸福。

雖然他最終還是完成了對Ein的約定,但這卻是以破壞與凱爾的約定為代價。

Ein終于親手殺死了馬斯特,奪回了自己的人格。玲二也順著馬斯特的經歷一路追查,終于找到了Ein夢中的那片草原和藍天—— 她的故鄉,就在蒙古的大草原。

他們由人變為幻靈,付出的代價是記憶、情感和無休止的訓練。

而由幻靈變回人,付出的代價又是什麼呢?答案是“生命”。

Inferno從來就沒打算寬恕任何叛徒,就在烏蘭巴托草原上,這兩個終于找回了自我的幻靈,便倒在了殺手的槍口之下。

在命運這樣不講道理的東西面前,人類真的很無力。盡管我們的靈魂總是咆哮著要扼住命運的咽喉,可是,大多數時候都是命運扼住了我們的咽喉。

放眼于更遠處,所有人都無法從死亡的命運中逃脫。從一開始,我們的終點就已經固定了。只不過,到底是抬頭挺胸瀟灑迎接所有的痛苦與快感,還是像鴕鳥一樣把頭低到塵埃里換取虛假的安寧,通往終點的方式,是我們可以選擇的。

命運儘管如此殘酷,但還是能夠自己選擇該如何去走這條路,有者即便鮮血淋漓也要繼續走下去,有者抵不過命運的枷鎖選擇了放棄,一切都全憑自己的選擇。遊戲有多個結局,無論作為遊戲劇情還是動漫都是一部很好的作品,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去補補番哦!

以上內容參考自。 歡迎關注公眾號,乾貨滿滿哦,那裡沒有簡單的資訊和圖片,只有深度的動漫評析和開車用的動漫資源
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
點擊關閉提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