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日日窩特攝介紹】特攝版的《Fate》!這部假面騎士「敵人不是怪物,而是騎士本身!」

moonlord|2018-12-23

最慘烈的競技,莫過於到最後只有一個勝利者,其他競技者在過程中不斷死去,為了生存而去獵殺其他競技者。沒有組大團,誰都不能信,只能信自己,要在這殘酷慘烈的規則裡生存就只能靠自己,運用一切力量計謀。在這種適者生存的情況下,人性幾乎看到善的一面,有的只是人性最醜陋的一面,還有骯髒又齷齪的手段。這種慘烈的競技就叫做大逃殺。

在ACGN中,大逃殺式的故事屢見不鮮。

奈須蘑菇開創的《fate》系列,以及虛淵玄筆下的《魔法少女小圓》,這兩部優秀的作品,就是ACGN中「大逃殺」類作品的兩個典型代表。

前者取得了巨大的商業成功,而後者在質量和口碑上足以問鼎「神作」稱號。

然而,談及「大逃殺巔峰之作」,老虛和蘑菇都沒有提自己的得意之作。

他們不約而同的說出了同一個名字。

這部被老虛譽為「大逃殺作品巔峰」的作品,不是電影,不是動畫,而是一部2002年的特攝劇——

《假面騎士龍騎》


豆瓣評分9.0,bangumi評分8.2,這部年代久遠的特攝劇,為何能得到如此高的讚譽?


《龍騎》最為閃光的優點,是「創新」。
無論是作為《假面騎士》系列作品,還是放在所有作品中去衡量,《龍騎》都是一部極具開創性的作品。
而在《龍騎》的眾多創新中,最讓人耳目一新,莫過於它的世界觀設定。
即使用現在的眼光去審視這部16年前的老劇,也絲毫沒有過時的老舊感。

鏡子可以印照出人內心最真實的慾望和想法,而在《龍騎》的世界裏,鏡子的另一頭有一個「鏡世界」存在。
「鏡世界」在外觀上就是現實世界的鏡面對稱,然而,在那裏卻盤踞著眾多兇險的鏡世界怪獸。
這些怪獸潛伏在鏡子的另一頭,如果一個人不幸被它們盯上,那他的結局只有一個——被這些怪獸拖入鏡世界中,成為它們的食物。

如果使用契約卡和鏡中怪獸進行契約,就能成為假面騎士。
只要以反光的物體——鏡子、玻璃、甚至是摩托車的後視鏡為媒介,假面騎士就能進入鏡世界中,和鏡中怪獸戰鬥。

然而,大多數騎士和怪獸戰鬥的理由,並不是「保護人類」。
首先,他們的契約獸和鏡中怪獸並無本質區別。如果他們不殺死其他的怪獸,給自己的契約獸餵食。
餓急了的契約獸,也不介意反噬自己的主人。


而且,騎士的變身卡盒,大都是由一個神秘的鏡中人——神崎士郎交給騎士本人。
而他選出的騎士,都有著不得不實現的願望——拯救自己昏迷的愛人,延續自己被絕症限制的生命……當然,也有單純的戰鬥狂人。
而這位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秘人,給了他們一個承諾:存活到最後的騎士,將會獲得實現自己願望的機會。

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,騎士必須擊倒其他所有的騎士,踩著眾人的屍體登上神壇。
「戰鬥吧!」
在神崎士郎洗腦般的聲音,和自身願望的雙重壓迫面前,騎士們不得不向自己的同類舉劍。

作為《假面騎士》平成初期之作,《龍騎》徹底打破了昭和時期「假面騎士」的標準範式——騎士即英雄。
儘管和《奧特曼》系列相比,《假面騎士》一直都顯得更為沉重,每一代騎士都難逃「敵我同源」的命運。
然而,從《龍騎》開始,假面騎士才真正的由「成為英雄的騎士」轉變為「僅僅是成為了騎士的人」。
他們不僅和吃人怪物契約,就連戰鬥的理由,也不再偉光正。不是為了保護人類,僅僅只是為了自己的願望和慾望而戰。

在拍攝手法上,《龍騎》也首次大規模使用了CG技術。
包括主角的契約獸「龍」在內的許多鏡世界怪獸,都是用CG技術直接合成,而非用皮套演員去表現。
利用CG技術做出來的怪獸,可以有更豐富的外形選擇,而非局限在「類人形」上,也可以做出更多華麗的動作。
放眼所有作品,《龍騎》這個世界觀設定,稱其為《魔圓》或《fate》的前傳也不為過。
不管是魔法少女與魔女的關係,還是聖杯戰爭中七對主從為了「萬能許願機聖杯」互相之間的爭鬥。
你都可以從中看到《龍騎》的影子。

和《魔圓》一樣,《龍騎》也開闢了一種全新的故事模式。
《魔圓》之後,「魔法少女」這個詞語褪去了蛋糕和糖果的香氣,奇蹟和魔法都是有代價的,作為其行使者的魔法少女也成了一個高危職業。
《龍騎》之後,「萬能許願機」不再是阿拉丁的神燈,而是魔鬼在耳邊的低語,誘惑著人類走向毀滅和瘋狂。
「實現願望」的承諾,在《龍騎》中壓根就是個偽命題。
神崎士郎其實也參與到了這場騎士大戰中,他的騎士「奧丁」,將會和最後一名活下來的騎士戰鬥。
在這個停止時間還會回撥時間(甚至還能復活)的外掛哥面前,其他騎士沒有一點勝算。

騎士大戰,不過是神崎士郎用來選拔「最強的生命」的一個儀式。
大戰最後勝者的生命,將被神崎士郎奪走,給自己註定會死的妹妹(也就是女主神崎優衣)續命。
從一開始,他就沒打算信守諾言,讓那些騎士實現願望。
《龍騎》出彩的地方也不僅僅是設定,在劇情和人設上,《龍騎》也做得非常漂亮。
主角城戶真司,是這場騎士大戰里唯一一個「沒有願望」的人,他的騎士卡盒,是在調查失蹤事件的時候撿到的。

硬要說的話,他的願望也許是「保護人類」和「阻止騎士之間的戰爭」。

在這場殘酷的戰爭中,他的天真和善良顯得那麼不合群。
日常被騙被坑,打怪獸的時候心狠手辣毫不留情,一遇到騎士戰就因為心慈手軟吃癟。
但是,他這樣的姿態,最終也改變了他身邊的人。而受他影響最大的,莫過於他的好基友男二——秋山蓮。

秋山蓮的女友在兩年前的事故中昏迷,為了拯救她,他變身假面騎士夜騎加入了這場騎士大戰。
他不是個心狠手辣的人,準確的說,他其實是個挺善良的人。
面對搶走了真司卡盒的熊孩子,在戰鬥中,他裝出吃癟的樣子給那個孩子看,打消他「成為騎士」的念頭。

可是,如果要實現自己的願望,他就必須心狠手辣,殺死其他的騎士。
這種糾結感與錯位感一直煎熬著他的內心,也讓他和真司之間的關係總是若即若離,他也總是刻意裝出一副「疏遠真司」的樣子。
不過,到最後他還是繼承了真司的意志。
意外的戰勝奧丁之後,他用那僅此一次的願望,抹去了「鏡世界」的存在,徹底終結了騎士的戰爭與宿命。

在劇情設置上,《龍騎》最出彩的,就是角色直擊人心的死亡。
真司為了從怪物手裏救下一個嚇傻了的小女孩,還沒來得及變身騎士就被怪物捅了一刀。
他第一次變身成為騎士,是為了從怪物手裏保護人類;而他最後一次變身成為騎士,也是為了從怪物手裏保護人類。

超級律師北岡秀一,終於放棄了自己延長生命的願望,決定好好享受的剩下的生命。
他也成功約到了一直拒絕自己的女神,準備和她共進午餐。
就在這個時候,絕症徹底侵蝕了他的身體,他在自家的沙發上永遠的閉上了眼,徒留女神一人在餐廳等他。

連出場時間不多的一個落魄富二代佐野,他的死亡都讓人為之扼腕。
他繼承了父親的百萬家業,還找到了自己的真愛。就在他以為幸福即將到來的時候,鏡世界的怪物盯上了他的女朋友。
為了保護她,他再次變身成為假面騎士。結果,這一次他被另外兩個騎士輪番夾擊,最終失去了卡盒,在鏡世界中孤獨的溶解。
在鏡子的碎片里,他看到那個女孩孤獨的站在橋上等待他的歸來,卻再也無法回去牽起她的手。

在《龍騎》的TV版里,除了夜騎之外,其他騎士全部死過一次,如果算上特別篇里的平行世界,就連夜騎也被奧丁殺死了。
全篇一直在強調在「不戰鬥就無法活下去」,然而,諷刺的是,就算戰鬥了,騎士們也沒辦法活下去。

《龍騎》是一部特攝劇,既然是特攝劇,當然會考慮低領受眾的口味。
因此《龍騎》里有極其中二的變身動作,每個騎士的大招「最終降臨」,幾乎都因為擺pose耍帥而前搖極長,而基本所有的怪都不知道躲技能。
就連龍騎和夜騎的外掛「生存模式」也是槽點滿滿,他們把卡片抽出來之後,還要慢慢放進卡槽里,生怕對面看不到他們要開掛了。

不過,這些看上去有點傻氣的要素,本身就和《JOJO》里的「解說員」、「JOJO立」等傳統類似。
剛開始可能會覺得很傻吊,但是接受了這個設定就會覺得非常帶感。
看多了還會中毒,自己掏手機的時候動作也會逐漸變成騎士掏出卡盒的動作……


而且,《龍騎》掩蓋在這些子供向元素之下的,是一個非常沉重的核心命題。
每個騎士戰鬥的理由都很正當,就連幕後黑手神崎士郎,也是為了將自己的妹妹從必死命運中解救出來,才設計了這個騎士大戰。
可是,這場騎士大戰本身,卻成了一場沒有正義和正確可言的大逃殺。

單純如小天使真司,最後也陷入了苦惱中。每個人的願望都沒有錯,而他的願望是關閉鏡世界,阻止騎士之間的戰爭。
這個願望看上去很偉光正,可是,這樣做的話不僅會讓神崎優衣消失,同時也踐踏了其他騎士的願望。

說到底,他能有「阻止戰爭」的想法,也是因為他自己沒有必須要實現的願望。
正如蓮所說,就是因為想把所有東西全都抓在手中,真司才會迷茫。
最終,還是他的學長一語點醒了他:
只要在做出選擇的時候,依然相信著自己所相信的事。
那他做出的這個選擇,便是無可指摘的。

雖然特攝劇在很多觀眾的眼中,就是「給小孩子看的東西」,但是,《假面騎士龍騎》,絕不僅僅是一部給小孩看的作品。
孩子可以從《龍騎》里看到帥氣的皮套、刺激的打鬥,而我們也能從《龍騎》中,看到背後沉重的主題。

除了《龍騎》之外,其實《假面騎士》系列中也有不少同等級別的佳作。
因為經常被拿來和《魔圓》、《fate》比較,《龍騎》的知名度是最高的,同時也是一部很適合入門的作品。
《假面騎士龍騎》將會為你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,邁過這扇大門,高喊「henshin」(日語「變身」)。

希望你也是那個正義的假面騎士,保護大家的安全。以上參考自阿正說動漫,感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去點個關註哦~

喜歡就加line好友!!!

添加好友

點擊關閉提示